原标题:伯远帖五牛图等六百国宝今展出,新中国文物回归的全景式呈现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今天(9月17日)起在国家博物馆展出。澎湃新闻从现场获悉,这是我国首次对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成就进行全景式展览。展览汇集来自13个省市、18家文博单位的600余件回归文物参展,展品不仅包括世人耳熟能详的《伯远帖》、《五牛图》、秦公晋侯青铜器、龙门石窟佛像等珍贵文物,也包括我国近期成功追索回来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此次展览呈现在国家博物馆北二展厅,整个展映布置以红色为主,展柜以浅黄色展台衬托文物。

  “从1949年至今,通过执法合作、司法诉讼、协商捐赠、抢救征集等方式,成功促成了300余批次、15万余件流失海外中国文物的回归。近几年我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进入了全方位发展、多层次提高的崭新阶段,文物返还‘中国声音’显著增强,文物追索‘中国实践’备受瞩目,文物回归取得突破性成就。”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今天于国家博物馆开幕的“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现场说。

晋代王珣《伯远帖》卷,晋代,故宫博物院藏(展出安排:9月17日-10月16日为原件展出,10月17日-11月17日为复制品展出)  晋代王珣《伯远帖》卷,晋代,故宫博物院藏(展出安排:9月17日-10月16日为原件展出,10月17日-11月17日为复制品展出)
国家博物馆《五牛图》展出现场国家博物馆《五牛图》展出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展览分为四个部分,序章“圆明梦归”,以圆明园兽首铜像由散到聚的今昔对照为引线,第一单元“革故鼎新昔往今归”,通过前苏联和前民主德国返还《永乐大典》与义和团团旗、从香港抢救征集珍贵文物、华人华侨捐赠文物等代表案例,展现新中国成立伊始珍贵文物的回归之路;第二单元“多措并举殊途同归”,通过从英国追索三千件文物、从美国追索王处直墓浮雕、颐和园文物回归、龙门石窟石刻佛像回归等典型案例;第三单元“协和万邦四海归心”,展示从法国追索秦公墓地金饰片、从英国追索圆明园青铜虎鎣、美国返还文物、意大利返还文物、从日本追索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等重要案例。

国家博物馆圆明园兽首展出现场国家博物馆圆明园兽首展出现场
国家博物馆展出现场国家博物馆展出现场

  展览空间为半回形,左边展厅、也是展览的伊始以六件圆明园青铜兽首拉开展览帷幕,青铜兽首的背景为圆明园场景,再现了这些文物在故国的面貌。左边展厅也以中央展柜呈现了本次展览较为重要的《五牛图》与《伯远帖》。右边以回归的青铜器为主,大型的青铜器单设一个展柜,所展览的文物包括近期备受关注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之前回归的“方罍之王”皿方罍、青铜虎鎣等,青铜器均雄浑庄重,虽历经跌宕,但最终得以完璧归赵。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说:“流失海外中国文物是我国文化遗产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近几年我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进入了全方位发展、多层次提高的崭新阶段,文物返还‘中国声音’显著增强,文物追索‘中国实践’备受瞩目,文物回归取得突破性成就。此次展览以新中国成立以来文物回归典型案例为呈现重点,以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制度建设为串联主线,通过回归文物和文献影像等辅助展品的展示呼应。”

  部分展品与展览背景故事香港征集的《五牛图》《伯远帖》等知名书画作品现身展览民国以来,由于连年战乱,大量珍贵文物流至香港,吸引众多中外藏家、文物商贩雾合云集,大量珍贵文物面临着进一步流失的危险。新中国成立后,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关心下,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成立“香港秘密收购文物小组”,专门在香港从事珍贵文物抢救工作。文物小组克服艰难困苦,保护和追回了大量流失的文物。其中,又以《中秋帖》《伯远帖》的回归最为后人所乐道。

韩滉《五牛图》卷,唐代,故宫博物院藏(展出安排:9月17日-10月16日为原件展出,10月17日-11月17日为复制品展出)  韩滉《五牛图》卷,唐代,故宫博物院藏(展出安排:9月17日-10月16日为原件展出,10月17日-11月17日为复制品展出)

  《中秋帖》《伯远帖》和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快雪时晴帖》被乾隆统称为“三希”。中秋、伯远二帖曾被溥仪携出紫禁城,其后几易其手,辗转至港。1951年10月,郑振铎得悉“二希”即将询价出售的消息后,立即在徐森玉、胡惠春、徐伯郊等人的协助下,启动文物抢救工作。周总理高度重视“二希”的抢救征集,专门作出批示。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副局长的王冶秋奉命偕同上海文管会主任徐森玉、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兼程南下谈判,最终成功购回“二希”,拨交故宫博物院收藏,结束了两件国宝长达数十年的颠沛流离。此后几年间,“文物小组”有计划的征集了唐韩滉《五牛图》、五代董源《潇湘图》、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宋摹本)、宋徽宗赵佶《祥龙石图》等重要文物,这些文物的回归,成为新中国保护文物的一段佳话。

  同时展出的书画展品还有故宫博物院藏藏五代董源《潇湘图》卷(展出安排:9月17日-10月16日为复制品展出,10月17日-11月17日为原件展出)和宋徽宗赵佶的《祥龙石图》卷(展出安排:9月17日-10月16日为复制品展出,10月17日-11月17日为原件展出),此外王献之《中秋帖》(卷)和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将以复制品形式展出。

  从丹麦追索文物2019-09-18,丹麦警方在哥本哈根查扣了一批疑似走私入境的中国文物。国家文物局根据图片信息初步判定这批文物应为中国出土文物,并要求丹麦政府返还文物。2006年8月,文物返还案件进入民事审判程序,国家文物局正式以中国政府的名义向法院提出返还文物要求。为在最短的时间内收集和准备好证据,国家文物局建立了专门工作小组,派出专家赴丹麦对查扣文物进行现场鉴定,确认了这批中国文物共计156件,并深入开展国内调查取证工作,进一步明确了文物的被盗和非法出境属性,为司法审判提供有力支撑。2008年2月,丹麦哥本哈根地方法院正式宣判中国国家文物局对这批文物享有所有权,文物应当返还中国。同年4月,文物顺利回到故乡。这些文物主要来自于我国陕西、山西、四川等地,时间跨度大,主体是出自被盗墓葬的陶瓷类随葬品,为研究古代丧葬文化提供了实物资料。流失至丹麦文物的回归,是我国通过国际司法诉讼途径成功实施的文物追索代表案例,充分彰显了中国政府追索流失文物的决心与魄力,为通过司法诉讼途径开展文物追索积累了宝贵经验。

丹麦追索回的唐代陶俑丹麦追索回的唐代陶俑
丹麦追索回的魂瓶丹麦追索回的魂瓶

  范季融捐赠古代青铜器

  20世纪90年代初,甘肃秦公墓和山西晋侯墓遭到盗掘,大量珍贵文物流失海外。其中有一批青铜器流失至美国,被华裔收藏家范季融、胡盈莹夫妇所收藏。国家文物局获悉相关情况后,通过多方渠道与范季融夫妇接洽,希望促成流失文物回归祖国,范氏伉俪随即明确表达了愿将收藏的9件秦公晋侯青铜器全部捐赠给中国。2009年11月,9件青铜器捐赠仪式在北京国子监的彝伦堂举行。

  这9件青铜器铸造精美,风格鲜明,具有重要文物价值。秦公青铜器中多数有“秦公”或“秦子”铭文,是研究秦国早期历史乃至中华文明史的珍贵资料。晋侯青铜器对历史学、考古学特别是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有着尤为重要的意义。

  范氏伉俪的捐赠义举,不仅使这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流失文物重归故土,更树立了榜样,推动更多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回归祖国。

秦公铜鼎秦公铜鼎

  曹其镛捐赠漆器文物

  曹其镛是香港著名企业家,祖籍浙江省宁波市。曹其镛热爱中国艺术文化,尤其钟情于古代漆器的收藏与研究。2012年和2014年,曹其镛与曹罗碧珍夫妇将珍藏的168件(套)中国古代漆器无偿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

  这批古代漆器年代跨度从宋元至明清,数量众多、品质精良,既有曾经珍藏于宫廷的官作漆器,也有民间制漆匠人制作的漆器小品。这批文物不仅从数量上增加了浙江省博物馆的漆器藏品,更完善了馆藏中国古代漆器的藏品结构,扩展了宋元一色漆器的收藏品种,填补了元代及明早期雕漆,元代及明代螺钿漆器,明代嘉靖万历戗金填彩漆器的空白,丰富了清代乾隆雕漆漆器的种类。浙江省博物馆因此改善了漆器文物收藏的格局与面貌。

古代漆器古代漆器

  圆明梦归,圆明园兽首铜像重聚19世纪中叶,列强的坚船利炮,震破了晚清朝廷天朝上国的迷梦。1860年英法联军攻陷北京,万园之园付之一炬,珍贵文物被掠西去。此后中国,江山萧瑟、生灵涂炭。礼器、典籍、雕塑、壁画……大量文物由于战争劫掠、文化掠夺、非法贸易而漂泊异乡。一件件失去了尊严与荣光的珍宝,在颠沛流离中记录着令人唏嘘的往事,在百转千回里顾盼着魂牵梦绕的家园,也牵动着万千国人的心弦。

  20世纪80年代以来,包括圆明园兽首在内的我国流失文物陆续现身海外,国际拍卖企业屡屡高价渔利,国人强烈愤慨谴责,国际舆论广泛关注,文物回归面临重重障碍。一念在兹,万山无阻,克艰克难,荣归故土。中国政府始终以坚定的决心推进文物回归,从牛首、虎首、猴首的国企竞拍,到马首、猪首的华商捐赠,再到鼠首、兔首的外国友人返还,圆明园兽首从星散到重聚,辗转走过的,正是一条中国流失文物回归之路。

  圆明园兽首铜像展品包括圆明园牛首铜像(保利艺术博物馆藏)、圆明园虎首铜像(保利艺术博物馆藏)、圆明园猴首铜像(保利艺术博物馆藏)、圆明园猪首铜像(何鸿燊先生捐赠,保利艺术博物馆藏)、圆明园鼠首铜像(弗朗索瓦?皮诺先生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圆明园兔首铜像(弗朗索瓦?皮诺先生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王处直墓彩绘浮雕两武士合璧展出

彩绘浮雕武士石刻(右),五代十国,美国政府返还,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彩绘浮雕武士石刻(左),五代十国,安思远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彩绘浮雕武士石刻(右),五代十国,美国政府返还,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彩绘浮雕武士石刻(左),五代十国,安思远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1994年6月,河北省曲阳县的王处直墓遭盗掘,被盗文物几经转卖,流失海外。2000年2月,我国学者在美国偶然发现某拍卖行即将拍卖疑似王处直墓被盗浮雕武士石刻的重要线索,随即将消息传回国内。经河北省文物局研究确认,相关拍品确系王处直墓甬道处两块浮雕之一,国家文物局立即启动文物追索工作。

  2000年3月,国家文物局照会美国驻华使馆,要求美方中止拍卖并返还流失文物,美国政府也对此表达了积极的合作态度。3月21日,美国纽约州南区地方法院做出要求相关机构中止拍卖的决定,并下达民事没收令,授权海关部门将文物扣押没收。2001年3月,在经历一年的审判后,该法院做出返还文物的最终裁决。2019-09-18,这块浮雕武士石刻回归中国。2011年,美国著名收藏家安思远通过媒体报道了解相关情况后,主动将自己收藏的另一件武士浮雕石刻无偿返还中国。

  王处直墓武士浮雕石刻的回归,是我国首次成功叫停国际流失文物商业拍卖,开辟了中美两个大国之间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合作的先河。而富有传奇性的浮雕武士合璧归来,显示着国际社会对中国流失文物追索工作日益深入的理解与支持。

  “方罍之王”皿方罍身首合璧现身展览

青铜皿方罍,商代,湖南省博物馆藏青铜皿方罍,商代,湖南省博物馆藏

  1919年,湖南省桃源县漆家河出土了一件器型硕大,雄浑庄重,做工精美的青铜方罍,因其上的铭文而被称为“皿方罍”。该罍是中国晚商、西周早期青铜器的代表之作。 

  当时中华大地灾难深重,文明不昌,器身不幸流落海外,辗转流传于数国古董商人之手,颠沛流离于亚洲、美洲和欧洲的异国他乡。器盖一直留在国内私人之手,1952年收归国有,1956年湖南省文管会移交给湖南省博物馆收藏至今。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藏家与省博物馆数度互动,双方均想以各自的方式使器物合璧,终未成功。

  2013年,皿方罍再现国际拍卖市场,并将于2014年3月正式在美国进行拍卖。为使文物不再流离海外,在国家文物局协调下,在湖南省委、省政府支持下,湖南省派出代表团赴纽约洽谈文物回归事宜。最终在各方善意促成下,原先的拍卖计划被取消,皿方罍器身得以重回祖国怀抱。2019-09-18,皿天全方罍身首合璧,入藏湖南省博物馆,终于走完了这条历时百年的回归之路。

  青铜虎鎣再次与公众见面

青铜虎鎣,西周,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图/范立)青铜虎鎣,西周,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图/范立)

  青铜虎鎣为西周晚期文物,原为圆明园旧藏。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其中青铜虎鎣被英国一海军军官哈利?埃文斯掠走带回英国。

  2018年3月,圆明园虎鎣即将在英国拍卖的消息引发我国各界强烈反响,深深牵动着国内民众和爱国华侨华人的心弦。获知虎鎣下落后,国家文物局在第一时间开展信息收集、协商谈判、协调联动、宣传引导等多方面工作,综合运用外交、商业、舆论等多种途径,积极推动青铜虎鎣返还。

  2018年4月底,青铜虎鎣境外买家表示愿将文物捐赠给中国国家文物局。2019-09-18,国家文物局代表团在中国驻英国使馆举办虎鎣捐赠接收仪式。2018年12月,青铜虎鎣正式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青铜虎鎣的回归,根源于中国人民对祖国文化遗产始终不渝的热爱、百折不挠的守护,凝结着政府、收藏机构、行业组织、媒体与各界友好人士共同不懈的努力;既说明了流失文物归还原属国的观点已深入人心、不可逆转,也同时反映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的艰巨性与复杂性。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现身展览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曾伯克父青铜组器

  2019年3月初,国家文物局获悉,日本某拍卖行拟拍卖疑似我国流失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立即组织专家团队对青铜组器进行研究,确认其为近期湖北曾国墓葬被盗掘后非法出境的文物,并随即会同公安部门通过刑事与外交渠道共同开展追索。

  3月9日,国家文物局正式照会日本驻华使馆,要求日本政府依据相关国际公约规定,返还我国流失文物。同日,日本拍卖企业公开声明撤拍青铜组器。随后,中日两国政府代表共同约见拍卖企业代表,公安机关紧锣密鼓推动文物盗掘走私犯罪调查,最终促成青铜组器拍卖委托人将文物无偿上交国家。

  2019年8月,国家文物局、公安部组成联合工作组赴日,完成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接收工作。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为春秋时期曾国高等级贵族克父所铸,包括鼎、簋、壶、甗、霝、盨等6大类共8件,品类丰富,铸造精致、保存完整,每件青铜器均有铭文,共计330字,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与文化信息。“曾伯克父”器物群为目前考古发现所未见,对于研究春秋时期历史文化、曾国宗法世系以及青铜器断代与铸造工艺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此次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成功追索,是我国依据相关国际公约,在日本政府的配合协助下,实现的流失日本文物的回归,具有重要的开创意义。